新闻中心
华美新闻
行业新闻
研究热点
员工天地
促销活动

请扫描获取我们的联系信息

太一生水兮木有枝,与子同袍兮落梧桐

浏览次数:172      日期:2018年07月19日 10:42

 ——少年们的奇幻漂流

第一天,四百里行路,西陵城头立

六月初二,宜出行,吉日。

上午舟车劳顿,四百里长程奔袭,未及地。午后,入西陵群山。

三峡人家,有奇韵。十人至此,所思纷纭,老大引众人入山门,初极狭,为摊贩,鸡犬阡陌,各是宜昌风味。白刁为首,烤食,辅以煎制,撒上粗盐,满肺江风,细品亦有浓郁的西陵风味,数千年的码头之风,在鱼味当中得留存续,至江尾可寻。历史变迁,人口迁移,不变的,还是湖北人骨子里对味道的追求。而我们的旅行,也从“味道”开始。

“味道”,是进入三峡人家的第一观感。恰逢暑期,还是周六,景区游人众多,人头攒动,却不见拥挤,一条长溪从远山留到身后的西陵峡,入江处黄绿分明,分割着游人的视线。长溪是龙津溪,水色清明,脾性陡绝,带着几缕来自于江边两侧高山的棱角,却依旧悄无声息的汇入长江之中,这是生研人的气韵。

继续沿溪直走,空明其里,“味道”渐清。溪水平缓处近乎静如湖面,水色如此清澈的情况下,阳光依旧是穿不透底部的暗石。溪上有人家,棚炉土舟渡。在溪面有当地人表演,撑伞独立船头浅吟低唱,亦或吹奏乐器浆洗衣物,清风徐来,水波不兴。原生,成为了溪水中段的标注。

对了,路边还有猴子,他们才是原生。

然后抢走了别人家游客的蛋糕......

最终的,溪水尽头是一条瀑布,不壮阔,英雄莫问出处。这样一条溪流,未必来源广大深远,他只是一条溪流。

但是他是他自己。

出龙津溪,右转入江边长廊,沿江结伴,再入巴王寨。巴王寨首奇,当属石牌。

两千多年前,在三峡秀美的山水间,居住着一个神奇的民族——巴族。巴族主要分为廪君蛮和板楯蛮。廪君蛮的首领是巴王,板楯蛮的首领是罗王。他们与三峡地区最美丽的女人鄂水娘从小一起长大。主战派巴王与秦国军队抗击十几年,最后兵败退守到三峡人家。秦国人妄图消灭巴族,采取以夷制夷的策略,利用主和派的首领罗王来围攻巴王。鄂水娘得知情况后,赶到巴王寨通风报信。当罗王为了爱情围攻巴王寨时,巴王身负重伤,鄂水娘于是假装背叛巴王,和罗王一起撤军回营。鄂水娘趁着与罗王成亲的机会,亲手杀死了罗王。为了证明巴王的清白,鄂水娘又引颈自杀。罗王的弟弟认为这是巴王的阴谋,再次带兵围攻巴王宫,形势十分紧急。巴王得知罗王和鄂水娘的死讯后,悲痛欲绝,大彻大悟,他登上城堡,劝告族人们不要自相残杀,否则会亡国灭种。同时,他又号召巴族要顺应时势,与秦人融合,以达到为天下而和的目的。说完,他毅然割下自己的头颅,以死去唤醒民族的和解。巴王死后,两支族人捐弃前嫌,融为一体。他们用最隆重的悬棺葬礼,将巴王、罗王、鄂水娘埋在龙进溪的悬崖上。最后一个巴王死了,最后一个巴人部落消失在烟雨蒙蒙的三峡之中。他们一部分融为汉人,一部分成为土家人。这就是一个爱情、一场战争、一个凄美的传奇;一个生和死、战与和的人生哲理。

三峡石牌,自古兵家必争。赳赳老秦,白起拔郢都,烧夷陵,一把火烧掉了末楚抱残守缺的幻想;三足鼎立后,夷陵之战,陆逊又一把火,逼得刘备白帝城托孤,从此一蹶不振;后来王浚还是一把火,使三国归一统,司马氏为王;抗日战争时期,日寇军舰开进南津关,企图一举拿下石牌,天上有飞机,地下有大炮,结果兵败石牌。

沉淀下来的石牌山水,有枪炮和花的味道。

十人立墙头,白马横枪。三峡云间,或有罗王巴王英魂,望江明志。

晚间,三小时车程回住处,星下,吃烧烤喝酒。

我爱的人们,我的爱人,都在这里。

第二天,水路遇高低,沉浮亦风云

清早,驱车两小时,朝天吼漂流。

朝天吼漂流位于湖北省宜昌市昭君故里--兴山县境内,宜昌至神农架的的中途,属"一江两山"黄金旅游通道的重要结点。漂流全长6.5公里,落差高达148米,漂流途经卧佛山、八缎锦、将军柱、红山笋等景观,急流处,乱石穿空、跌岩起伏、惊险绝伦,古朴原始!

下午回程,10点左右回到武汉。

十人去,十人归,来去八百里,生研子弟多才俊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

 

上一篇: 部门聚餐

下一篇: 最后一篇